《中外文學》徵稿啟事兩則(「Mediations 中介」&「重新思考生態:誰的人類,什麼的人類世?」)


徵稿啟事一

Mediations 中介

預計出刊:20199

 

這次徵稿,我們將以「中介」為主題,圍繞著「中介」來思考。「中介」在此對應的英文是mediations它在不同的脈絡下可能譯為調解、媒介、媒體等等。一般用法中,依《美國傳統英文字典》,中介的意思是「藉著與所有相互衝突的各方共事,以解決或安頓(差異)」,這個位置,已經發展為法律之外的另類制度。在法律或物理學的語言中,「中介」是指通過「中間的媒介者或機件」而造成變化,它的作為與效應是一個力場,在力的作用中,產生了重新定向。

在馬克思的用法中,中介是各種各樣資本主義中的一種「非二元關係」的存在模式,或社會關係的形式/表象(R. Gunn, 1987)。中介可能通過第三者而在二者之間構成關係,也可能在二者之間組成非互惠的關係,或是通過第二者與自己本身形成內部關係。因此,商品形式,價值形式,金錢形式,工資形式,國家形式,以及,也許我們還可以再加上婚姻形式,以及學院語言作為形式等等,這一切都是中介,既彰顯也遮蔽持續進行著的鬥爭。婚姻形式曾被分析指出是中介了階級與族裔種族關係,晚近又在新興的性等級或性階序的形構中,重新中介了性關係。在恆常的動態運動與改變的潛能中,一切事情究竟是如何與一切事情有關的,忽視「中介」也就是放棄了對這樣的問題的探詢及尋求理解。

在人文社會領域或一般性的使用中,許多具有「中介」性質的地點,都具有「力場」的作用,在力的作用中,產生重新定向。例如,翻譯是一種「中介」,其中有著相互衝突的各方力道,翻譯也是一種「中間的媒介者或機件」,它的能動性發生影響、傳輸或轉換,過程中它調解協商著差異,也仲裁著差異;造成變化,也造成重新定向。

各種「媒體」,人們稱之為「平台」,預設了一種不存在的透明性,以生產「多元」與「客觀」的意識形態。然而若是以上述「中介」的涵意來思考「媒體」(不論是傳統文字或多媒體)或「平台」,也許可以分析它們如何與各種衝突差異共事,如何在其中仲裁、解決、安頓、甚至取消差異,又如何作為中間的能動者或媒介者,產生影響、傳輸或轉換,又如何造成改變,產生重新定向。

學者的學說或論文,甚至單一語言(內)的一整個學術生態,可能也是一種「中介」,一個與各種相互衝突的差異共事的地點,特定學說或論文如何中介特定的差異而重新定向?其中政治地理位置,以及一國之言語在世界體系、國際序列的位階,具有什麼樣的(不)能動性?在冷戰的英語系知識框架中,現今各種學院論述,是作為怎樣的媒劑,發生怎樣的效應?文學作品亦是,如果將文學文本作為一個中介,它如何可能媒介殖民、冷戰、自由主義等歷史性意識形態形構,同時又加以轉化?可能透過什麼樣的閱讀策略,分析其中的文化政治?如何納入二十世紀以來全球資本主義、帝國殖民知識、現代性「發展」的時間與空間視框,透過對於「鏡頭」的分析而重新理解或定向?

        我們歡迎對於各種文類、議題或研究主題的分析探索,以開啟新的深度視野。

完整論文截稿期限為20181215日,稿件請逕寄《中外文學》編輯部。對專輯規劃方向如有任何問題,歡迎與專輯主編聯繫。(專輯主編:丁乃非、劉人鵬)

 

徵稿啟事

重新思考生態:誰的人類,什麼的人類世?

預計出刊:20193

 

二十一世紀是一個生態轉向的世紀。從2000年,地質學家 Paul J. Crutzen 和生物學家 Eugene F. Stoermer 正式提出地球已經進入「人類世」(Anthropocene開始,「人類世」這個詞彙就吸引了跨學科領域的未來想像力。「人類世」的警覺與問題意識,更進一步促成了人文學者對於生態的再思考。生態(ecology)是家,是關係,以及跨物種與跨類別的扣連與糾纏。在此同時,對於「人類世」一詞的批判也重新指向了「人類」這個早已被置放在解構視角之下數十年之久的概念,而形成了多重的曖昧觀點。

人類世是否終究太人類了?人類的責任是自省或自大?更重要的是,我們在談的是「『誰』的人類」?西方的、歐洲的、中心的、優勢的、主流的、現代的,無論是哪一個形容詞所限定的「人類」,都同時遮蔽了許多「其他」的人類。在過去幾百年之間,「人類」這個意符本身就是一個腥風血雨的鬥爭場域。那麼我們在說的,是哪些人類?是怎樣的人類?換言之,這是誰的人類?但我們的家,亦即地球的生態,並不僅是人類的。所以,如果我們的家已經進入了「人類世」,這絕對不僅是人類的人類世,那麼,我們在談的「『什麼』的人類世」?

資本、殖民、性別,物種,乃至於更廣義的類別,會是我們進行處境思考的重要向度。生態馬克思主義者 Jason W Moore 便指出,比起「人類世」,「資本世」(Capitalocene)會是一個更精確的概念,因為這明確指出,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是造成生態問題的最主要根源之一。而在歐洲資本往外擴張的過程中,乃是伴隨著對於自然和他者的殖民。被殖民者當然並不限於其他人類,但被殖民人類的人類意識(human consciousness)也必然非常不同於殖民者。黑人社會學家 W. E. B. Du Bois 所說的「雙重意識」(double consciousness)乃是所有被殖民者(人類)的共同經驗,包括女性,以及其他非主流的性少數。女性主義立足點知識論對於陽剛理性與抽離態度的批判,以及生態女性主義對於資本父權體制的批判,都是人類世問題意識中重要的思考資源。物種歧視(speciesism)也是我們在批判人類中心主義(anthropocentrism),乃至於人本主義(humanism)時,不應該卻常常受忽略的議題。

1866年,德國生物學家Ernst Haeckel提出生態學(Ökologie, ecology)強調要理解生物個體不能不探討其所生存的環境,也就是他的「家」,這一百五十年以來的科學和社會發展,似乎都在見證越來越彰顯的生態意義。這樣的意義,不僅表現在知識的建構上,更具體呈現在人類和其他物種的生存危機。

本專刊從本世紀的人類世問題意識出發,無論是贊成或反對人類世的地質學命名,都是在同一個時代的生態危機論述場域中生存、思考、發言與行動。歡迎對相關議題有興趣者投稿。

可能的相關子題,但不在此限

    ——人類世和女性主義:女性主義的思考是否有助於釐清人類世的問題意識?

   ——人類世和階級分析:資本擴張和階級壓迫如何塑造了當代生態的危機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人類世和後殖民論述:資本主義和殖民主義的影響持續塑造當代世界和生態,後殖民和抵殖民論述是否可以協助我們面對相關的議題?

——人類世和原住民族觀點:氣候變遷的影響,全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首當其衝,如何建立原住民族的人類世觀點?

——人類世和物種或後物種分析:當代的人類世危機,顯然挑戰了人類的未來,也質疑了人類和其他物種之間的區隔,物種的解構/重構或後物種的分析如何可能?

     完整論文截稿期限為2018915日,稿件請逕寄《中外文學》編輯部。對專輯規劃方向如有任何問題,歡迎與專輯主編聯繫。(專輯主編:張君玫)

 

(本刊最新投稿須知與論文體例請參閱附檔。)